• <ins id="cawhe"><video id="cawhe"></video></ins>
    <output id="cawhe"><track id="cawhe"></track></output>

      <tr id="cawhe"></tr>
    1. <ins id="cawhe"><video id="cawhe"><var id="cawhe"></var></video></ins>
      <output id="cawhe"><nobr id="cawhe"></nobr></output>
    2. 四川經濟網>專題報道>瀏覽報道

      汶川:苦耕30年紅了甜櫻桃

      2020-07-01 10:01:31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sced 審核:sced

              編者按:

              彈指12年,從滿目瘡痍中走來,如今的汶川,天更藍,水更綠,老百姓的日子更香甜。汶川的重建,離不開全國人民的同心援助,汶川的新顏,離不開全國人民的攜手描繪。

              有志者事竟成。汶川,不忘人民,不負時代,把苦難視為歷練,一路披荊斬棘。如今,越來越多帶著“汶川”標簽的產品,從川西大山深處走向全國,把汶川人的“好日子”展現在全國人民面前。

              今天,是黨的生日,四川經濟日報從一顆“汶川甜櫻桃”30年的變遷中,從災后重建的發展中,看汶川日新月異的變化和汶川人民在黨的一系列富民政策照耀下,過上的甜日子、好日子。


      9216b4307e9ab600c71211663127bc8.jpg

      甜櫻桃成了汶川人民的“致富果”“幸福果”


              汶川甜櫻桃,一張響亮的名片。

              新冠肺炎疫情下,多地甜櫻桃(即大櫻桃、車厘子)價格大幅“跳水”。

              而汶川,作為全球最優質甜櫻桃主產區之一,這里的甜櫻桃,不僅未受疫情太大連累,而且,價格穩得起,市場走得暢,果農賣得歡。

              汶川甜櫻桃,為何逆勢而行,美譽不減?四川經濟日報記者一行走進汶川,一探究竟。

              “汶川甜櫻桃,種了30年,汶川,海拔、日照、氣候、溫差、土質非常適合種甜櫻桃,汶川人,也在一次次艱難探索中,在走過的‘彎路’上總結出:汶川甜櫻桃,要把汶川的陽光、綠色、有機種進去,要把汶川人的勤勞、善良、感恩種進去,走品牌化發展之路,讓汶川甜櫻桃,躍出山谷、享譽世界、福澤子孫。”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汶川縣委書記張通榮說。


      86731dade82df69fc9d1ac24fe34516.jpg

      每年五月,汶川甜櫻桃陸續上市,圖為汶川當地果農正在采摘甜櫻桃


              汶川甜櫻桃的“甜”

              岷江,在川西大地蜿蜒穿行,高山峽谷間,有一條流過灞州鎮周達村的支流,叫雜谷腦河,河水倒映著兩岸山村,倒映著掛滿紅紅點點的甜櫻桃樹。

              河岸邊,村民李國文在打著電話往果園走,一位重慶客戶訂了500斤甜櫻桃,天黑前,他和家人要進果園采摘、裝箱,并通知快遞發出去。“訂單每天都有,我們的甜櫻桃大家信得過,老客戶很多,又有新客戶來。”

              汶川,地處四川盆地西北部邊緣、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東南部、北緯30度到32度之間,巨大的晝夜溫差、堿性的無污染土壤,是甜櫻桃栽種最適宜區域,與世界優質甜櫻桃原產地——美國西北部和加拿大西南部地區的氣候極為相似,是世界甜櫻桃最優質產區之一,先后榮獲“櫻桃之鄉”“甜櫻桃基地”稱號,質量上乘,且上市期早于北方甜櫻桃產區15—20天,極具品質優勢和市場競爭力。

              灞州鎮克枯村,雜谷腦河岸的另一村。因為疫情,今年到果園采摘的游客少了,但家家戶戶線上線下齊發力,種地人變成了銷果商,甜櫻桃銷量并未減少。克枯村村干部耿玉洪對記者說:“村民總體收入與去年持平,未受疫情太多影響。”

              汶川甜櫻桃,不止“甜”了果農李國文,不止“甜”了克枯村。


      3181f2a6e345d87767be689cfb4d619.jpg

      又是一個豐收年,每年汶川甜櫻桃都會為當地果農帶來可觀的收益


              今年,汶川縣主動出擊,搭建平臺拓空間、多渠道促銷售,全面啟動銷“櫻”戰“疫”:

              搭建“汶川三寶”產業信息服務平臺,以可追溯體系為核心,甜櫻桃的生產、預售、供應、到貨等全流程實現信息化和標準化,共助銷甜櫻桃25.6萬斤。

              同時,精心組織“2020四川花卉果類生態旅游節分會場暨汶川甜櫻桃采摘節”系列活動,截至5月15日12時,汶川縣實現甜櫻桃階段性銷售預估訂單15.35萬斤。

              此外,通過阿里、抖音、京東等平臺預訂4萬斤,農商邦平臺預訂4.35萬斤,線下門店企業團購預訂7萬斤。

              汶川甜櫻桃,種植面積3萬余畝,產量約1萬噸,覆蓋6000多戶果農。多渠道助銷下,今年,汶川甜櫻桃銷售喜報頻傳:基地現場采摘銷售20%,縣內市場銷售15%,線下商超、企業團購銷售15%,幫扶協作及對口支援銷售5%,線上電商銷售45%。與去年相比,銷售收入預計增長5%到10%。

              “汶川甜櫻桃扛住疫情,價格沒出現大波動,非常了不起!”到汶川收購甜櫻桃的重慶客商李先生說。


      3a3955988ae22076334c09084cc493a.jpg

      汶川當地果農正在采摘甜櫻桃


              汶川甜櫻桃的“苦”

              汶川甜櫻桃,甜。但栽種的30年間,汶川發展甜櫻桃,也嘗夠了“苦”頭。

              汶川甜櫻桃,1990年從遼寧大連引種試栽。30年產業發展史,是一部汶川人砥礪前行的求索史,一次次風雨間,走得異常艱辛與苦澀。

              最早是砍樹毀苗之苦。

              郭朝秀老人,今年71歲,住克枯村。說起栽種甜櫻桃的歷史,老人如數家珍。她說,初期,不懂技術,櫻桃樹“只長個兒不結果”,七八年結不出果,大家就砍樹罵樹還罵人。老人邊說邊笑,原來果樹也分公母,甜櫻桃是雌雄異株,需要公枝與母枝授粉才結果。那時候,人不懂樹,砍了當柴燒,可惜啊!

              后來又遇上賣不出去、爛在地頭之苦。

              汶川,作為四川最早栽種甜櫻桃的地方之一,果農嘗到“甜頭”后蜂擁種植,從幾百畝到幾千畝,至2008年的1.1萬畝。面積擴大了,求富心更切,施化肥、打激素,漸成普遍。然而,產量翻了倍,品質卻下降,市場不認可,價格下滑嚴重。

              果農李叢學說,他拉到成都去賣,除去開支,跟爛在地里沒啥區別。讓他更苦的是,他的果子被說成是“沒良心的水果”。


      87087a9307ebdb22cc56a7741a219e6.jpg

      汶川當地果農正在采摘甜櫻桃


              汶川甜櫻桃,三十年間苦不斷:果蠅泛濫之苦、無壁蜂授粉之苦、異常氣候之苦,尤其是保衛品質品牌之苦。

              吃一次“苦”,長一次“智”。

              為了“汶川甜櫻桃”不再“苦”,2016年,從果農到果園,從種植到銷售,從田間到政府,汶川打響了甜櫻桃種植管理優質化、投入管理綠色化、身份管理品牌化、獎懲管理導向化、銷售管理多元化等系列“汶川甜櫻桃”品質提升、品牌建設的保衛戰。

              汶川,在種植技術上:“重間伐、降群體,巧改形、減枝量,壓高度、控樹冠”,如今已成果農們共識,標準化基地一年比一年多。

              汶川,在質量保證上:出臺“六個史上最嚴格”農產品質量安全監管制度,亂施化肥、亂打激素自此絕跡,“汶川甜櫻桃”重新找回全國市場話語權。

              汶川,在品牌建設上:年年打響“品牌保衛戰”,向以次充好、缺斤少兩、以假充真等行為宣戰,成為四川品牌危機處置的樣本經驗。

              “汶川甜櫻桃”,從“苦”走出來,走上了“甜”的路。


      aad00c76f9a09701ddb54d1bd425399.jpg

      游客采摘甜櫻桃


              汶川甜櫻桃的“根”

              作為全國僅有的四個羌族聚居縣之一,汶川“七山一水二分田”,耕地少,坡地多,但汶川人把這方土地當成生命的根。

              汶川甜櫻桃,用30年耕耘,成就了高質量,守住了品質,贏得了口碑,夯實了根基,“苦”盡甘來。

              甜櫻桃,扎在這方土地上,成為這方百姓穩定增收的根源。

              余躍兵,原本在汶川縣城蹬三輪車,后來回鄉種果樹,成了甜櫻桃專家,他說,現在吃穿不愁,還有好車好房。這些變化,全靠政府想著我們。

              “今年2月初,疫情剛爆發,縣委縣政府就開始研判甜櫻桃的銷售情況,那時甜櫻桃還沒開花。”汶川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龍躍說。

              縣里決定拿出500萬元做推廣,讓“汶川甜櫻桃”在消費者心中扎根。有人說費用太多了。縣委主要領導做工作說,“要學會算賬”:幾百萬營銷費是小賬,5億元甜櫻桃產業是大賬,如果因疫情出現滯銷,損失就是上億元,這才是涉及甜櫻桃產業、涉及果農信心的大賬。政府可以過緊日子,百姓要過好日子。

              汶川,為老百姓算大賬。不僅在甜櫻桃產業上用心用力,而且在縣域南部,基本形成了筍用竹、中藥材、茶葉等“六個一萬畝”產業格局,在縣域北部建成6.8萬畝以甜櫻桃、脆李子、香杏子“汶川三寶”為主的標準化生產基地。

              汶川,為老百姓算長遠發展賬。全面融入川西北生態示范區建設,做好“生態保護建設、生態產業發展、生態惠民利民”三篇文章,探索民族地區綠色發展之路。“綠色百億工業園區”建設、岷江流域綜合治理、“無憂·花果山”農文旅融合發展基地、“主動健康”小鎮、大熊貓棲息地竹旅游區等“綠色經濟”,可謂亮點紛呈。

              汶川,總為老百姓算賬。

              記者問:“政府出錢出力做推廣,表面上看縣財政是沒收入的,政府的賬又怎么算呢?”

              “不能只算政府投入的那點錢,如何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從甜櫻桃產業中賺更多錢,這才是硬核道理,要算這個大賬。種出甜櫻桃的高品質、打響汶川甜櫻桃品牌,讓汶川甜櫻桃走出品牌化道路,這才是汶川甜櫻桃長遠發展之根。做甜櫻桃促銷,是為了縣域經濟發展,但根本上是為了讓老百姓富起來,錢袋子鼓起來,不斷增強對黨和政府的信心,夯實我們的執政基礎。”張通榮說。(四川經濟網記者  李銀昭  杜靜  侯云春  莊媛)

              (圖片由中共汶川縣委宣傳部提供)


      Title 国自产视频在线观看,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