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tmqzo"><code id="tmqzo"><ol id="tmqzo"></ol></code></tr>

    <ins id="tmqzo"></ins>

    <ruby id="tmqzo"><option id="tmqzo"></option></ruby>
    1. <ins id="tmqzo"></ins>

      <sup id="tmqzo"><track id="tmqzo"></track></sup>
    2. <code id="tmqzo"></code>

      四川經濟網>人物>瀏覽報道

      陳秀平:每一方印石都有故事

      2020-09-17 15:52:29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sced 審核:sced

              明朝時期,藝術空前繁榮,畫有吳門四家,文有江南四才子,而同時擁有這兩種才能的,除了唐寅,便只有文徵明了。文徵明其人,詩、文、書、畫無一不精,堪稱“四絕全才”。其長子文彭,官至南京國子監博士,工書畫,亦能詩,尤精篆刻。文彭首創印章邊款,主張篆刻必須精通六書,方能入印。他本用牙章居多,直至一日坐轎外出,偶遇一位賣石頭的老漢,購得四筐石頭回府,鋸開一看,燈光下奇石晶瑩剔透,幾近透明。文彭用這石頭纂刻印章,下刀便覺柔而不軟,剛而不脆,暢快淋漓,盡抒胸臆,這石頭便是青田燈光凍石。從此凍石之名始見于世,名傳四方。因文彭的大力倡導,文人雅士群起效仿,遂興起了以“石材入印,文人篆刻”為標志的明清流派印風,結束了我國兩千多年的銅印時代,進入了以文士為主體,個性為特征,名家輩出的石章時代。


      0812_17.jpg

      陳氏玨侃印章博物館專家陳秀平


              在印章流派藝術的歷史上,文彭堪稱鼻祖。而他所使用的燈光凍,亦被稱為“印石之祖”。燈光凍的產地在浙江青田縣,一個偏于一隅,交通閉塞的山區小縣,因為出產美石,而進入了世人的視野。

              成都著名印石專家陳秀平便是浙江青田人。

              青田有句話,九山半水半分田,此乃典型的山區地形地貌特征。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青山環抱中的小縣城,多數家庭都選擇了與青田石相關的產業。陳秀平的表姐家便是做青田石雕刻的。早些年,人們多刻小擺件,精致小巧的石頭小豬、石頭小雞或石頭小猴,放在嘴邊一吹,還可以吹出響聲,這是幼年陳秀平最好的玩具。等他再長大些,便自己學著雕刻,他專注于刻龍,常雕刻些擺件,也備些石材和印章。印石比玉軟,質地溫潤,不似玉石那般冰涼,造型也多圓潤,陳秀平從小泡在青田石的世界里,青田石靈氣充盈,又富有天然油脂質感,陳秀平與之朝夕相伴,時時把玩,入手心蕩,亦心安。


      0812_8.jpg

      中國四大名石巴林石,產地在內蒙古赤峰


              陳秀平從小就聽老人們講,乾隆帝八旬萬壽節時,和珅進貢的,便是以這青田名石燈光凍為材料,選用乾隆御制詩文中含“福”字的句子,再請名家篆刻而成的組章《寶典福書》,共60枚。這套章代表了當時石材的最高品質,篆刻的最高水平,深得乾隆喜愛,如今亦是故宮博物館的寶中寶。乾隆雖貴為帝王,但擁有這套章一樣得之不易。只因燈光凍珍稀,礦脈細長狹小,夾生于深山之腹頑石壁壘之中,無規律可循。以清代的技術水平而言,開采難于上青天。所以乾隆帝這一愿望也是直至其八十大壽時才實現。現今,陳秀平的印石博物館坐落在成都市區著名的古玩市場送仙橋。行內以及藏家、書畫界人士很多與他都是好友。博物館內,印石豐富,精品甚多。他坦言,頂級印石產量稀少,價格較高,往往剛到幾方精品就立刻被藏家與愛家收藏了。大多數畫家書法家因為用章較多,往往購買相對價格比較合適的印石。但是,他也透露,書畫界有好幾個畫家非常癡迷印章收藏,畫室里有各種材料的印章。他們經常到陳秀平的小型印石博物館來,與他交流、分享對印石的解讀。往往這個時候,隨和、健談、豁達的陳秀平會拿出幾方自己收藏的青田石,與大家圍坐在一起,品茶、聊天,摩挲把玩,談石色飛,不亦樂乎。

              明代徐上達曾于《印法參同》卷十五記載:“燈光出青田邑,間夾頑石而生,截取之,難得大塊。其理細膩,其質溫潤,如燈光色,故名燈光,妙在茹涂而復吐也。”明代屠隆于《考槃余事》卷三“文房器具箋”中記載:“青田石中,有瑩潔如玉,照之燦若燈輝,謂之燈光石。今頓踴貴,價重于玉,蓋取其質雅易刻,筆意得盡也。今也難得。”一代書畫、鑒藏大師啟功先生,亦賦詩稱嘆:“碧綠琉璃發寶藏,嵚崎山縝耀文房。青田印石千秋譽,誰見燈光勝月光。”陳秀平的印石博物館里,印石也以青田石為主。青田石種類有百余種,僅是一類燈光凍印石,成礦時代便可推至距今約7000萬年到1.9億年的晚侏羅紀至白堊紀,屬于火山氣液改造型礦床。火山活動過程中,伴隨巖漿上升的氣液交代分解早期形成的巖石或者火山活動的巖漿物質,在一定的物理、化學條件下,物質成分重組、運移填充而形成了早期的葉蠟石礦石。后期火山熱液對礦層進一步蝕變,使局部形成質純細膩的葉蠟石凍石。這其中純凈度高、結晶質密、凍色瑩澈,呈膠凍狀凍石者,才是燈光凍。我國地大物博,印石有數百種,其中又以浙江青田石、福建壽山石、浙江昌化石、內蒙古巴林石為佳,合稱中國四大名石。悠長歲月,印石難得,或埋于清流之下,或藏于崇山之深,經億萬年歲月滄桑,一旦開啟,即成靈物。小小一方印石,傳遞出來的信息是厚重的,多元的,文化鏗鏘,奪人心魄,歷史回聲,遙遠又平和。


      0812_3.jpg

      中國印石名石青田封門礦青田菜花黃,產地浙江省青田縣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二十一歲的陳秀平用帆布包背著一包石頭,從青田坐火車來到成都。他原想著四川乃天府之國,文化底蘊深厚,這地方的印石生意肯定好做,可一腔熱血也得先面對現實。彼時的陳秀平說著一口家鄉話,普通話不標準,在成都又沒有熟人,下了火車便四顧茫然,只得先在小販那買張成都地圖,細細研究。他背著石頭去了人民公園擺攤,也去了杜甫草堂趕場,最后找到了成都文物總店。文物總店里有位甘老師,同他很投緣,閑聊數句,便爽快地掏出八百元買光了他帶來的雞血石,這才算是首戰告捷。

              二十歲出頭的陳秀平,每每賣完背過來的一包印石,又得坐火車趕回家鄉去背一包新的印石過來,不斷往返于青田和成都,在這一過程中,他也越來越了解印石文化。毛料開采出來,得鋸成章胚,水砂打磨,再用塑料紙包起來放幾個月,使其干燥。再上蜂蠟,然后分給不同的師傅進行雕刻。師傅術業有專攻,刻人物的便專刻人物,刻山水的便專刻山水,諸如此類。刻好后再打磨、上蠟、拋光、包裝。這是一個恪守工序、精益求精的過程。美石本就難得,一個礦山打進去,好的石頭甚至可能只有一塊。若細節馬虎,因人為因素對一方印石造成了損傷,真正悔之莫及。只有平心靜氣,不斷磨練和學習,才能水到渠成。陳秀平一邊做生意,一邊提升自己,也逐漸有了些成都的朋友,朋友又介紹新朋友,他結識的篆刻家和畫家也越來越多,生意這才一點點好起來。

              此時正值改革開放,大批青田人開始出國闖蕩。陳秀平的整個家族都選擇了出國,他也跟著一起去了歐洲。餐飲,商貿,他什么都做,西班牙、葡萄牙、法國、非洲,他也都待過,但一番忙碌后,陳秀平還是想回國做老本行。家里人都選擇了定居國外,他獨自一人回國,念及四川人的熱情與包容,便選擇了在成都開店定居,一晃幾十年過去了,他已把最初的小店,逐漸做成了一家對印石研究專業、印石齊全的印石小型博物館,這里也成了四川書畫界人士最喜歡光顧的地方。

              說起成都送仙橋,還有一個傳說。相傳呂洞賓下凡到青羊宮廟會觀燈,經一橋西去,從此這橋便得名送仙橋。中國西部著名的書畫古玩市場便在此處,又稱送仙橋古玩市場。在此經營的陳秀平留著平頭,穿寬松的襯衣、牛仔褲,個子高高的,語氣溫和。江浙人做生意講信譽,重口碑,陳秀平也是如此。對于每一個進入店內的客人,不管是買幾塊錢的東西,還是買幾十萬元的東西,他的態度都是一樣的。他笑笑說:“如果我的店里來了十個客人,我只招呼好了九個,還有一個漏掉了,那我心里也是不安的。做生意就應該一視同仁嘛。”

              如今已過半百的陳秀平,在印石行業干了數十年,既是生意人,也是印石專家。人講素養,物論品味,人藏石而雅。花如解語應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石似木訥寡言者,不多言語,而是袒露自己的內在質地和真實表現供人認識和欣賞。因是青田人,陳秀平最愛的還是青田石。青田石不打油,越放越好看。燈光凍溫潤通靈,細膩清剛,光照之燦若燈輝;竹葉青青中泛綠,堅韌致密,細潤明澈;黃金耀艷如黃金,光澤嫵媚;菜花黃細膩溫潤,愈久愈醇;封門青淡青純凈,似君子之交。癡心迷石,既玩石亦養生。心情煩躁的時候,與美石相伴,摸一摸,看一看,內心逐漸平靜,煩惱也就沒有了。

              印石品種有數百種,雖不是每一個品種都讓陳秀平著迷,但他選擇從事這一行,就每個品種都要鉆研,高中低檔各品種都得備著。可惜印石資源不可再生,極品美石也必然會越來越少。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好石頭相對較多,那時候人們賣石頭爽快,開采出來的石料就著溪流沖洗干凈,談個價也就賣了。隨著資源越來越少,從本世紀初開始,買賣印石就開始采取招標的形式。礦區開采出石頭,對外公布招標信息,一麻袋一麻袋裝好毛料,觀察品相,然后各自出價,暗標,價高者得之。以毛料判斷價值,考眼力,考專業度,考經驗和知識儲備,也考運氣,鋸出來是什么品相還真的不一定。

              陳秀平也曾花萬把塊錢買了塊小毛料,結果鋸進去就是花的。雖很失望,但也有過驚喜。他笑著告訴我們:“2000年,我花1500元買了一塊三十多公分的毛料。朋友看了后說,就是個爛石頭,800元給他都不要。我被說得心涼,本來好的石材都是應該手工鋸的,我就拿電鋸直接鋸開了。結果那個電鋸一鋸進去,天吶,人都傻了,不得了啊,是非常好的燈光凍。我就用它做了三方三公分大的印章,本來余料還可以做兩公分的和一點五公分的印章,但是那時候的我太年輕,把余料直接丟棄了,如果那些余料放到現在,價值也很高,現在想起來自己那時候真是傻。那三方三公分大的印章,毛料1500元,刻工一方印章1600元,三方印章成本6300元。最后三方印章以兩萬塊錢賣給了一個臺灣地區的人。”

              “石頭不可能有一模一樣的,你賣一個可能就再也沒有了,遇不到了。因為好的東西越來越少,物以稀為貴,價格變化也是非常大的。我當初這三方燈光凍印章,現在大概一方幾十萬吧。我現在也在收印章,我一直等著、盼著能再收回那三方印章。為啥我特別喜歡這三方章,因為它們干干凈凈的,特別潤澤,特別通透,上面刻了個濟公在喝酒,一手倒著我們浙江的花雕,一手扇著扇子,酒是黃酒,扇子是黑扇,匠心獨具,是巧雕啊,用光一照,又特別通靈曼妙。其實用現在的眼光看,這個刻工不一定是刻得最好的,但我太喜歡了,希望有機會還能再見著吧。”


      0812_1.jpg

      采訪過程里,陳秀平為作者介紹各種類型印石印章以及雕件


              中國人講“詩書畫印,四合為一”,幾種藝術形式相互輝映,藝術境界也更為廣闊。印石配上篆刻高手,亦能升華。刻者走刀,刀隨心意,盡現書法的線條走勢,盎然古意。暢快刀意如筆意,宣泄性靈,酣暢淋漓。落刀如落筆,自然爽利。一道道斑駁石花,古拙意趣,使得線條有很強的金石氣息,厚重不失靈動。清代趙之謙,極少用名貴石料,他用最普通的青田石篆刻的一方印章《為五斗米折腰》,在2017年的秋拍中拍出了一千多萬的價格。清光緒三十年,浙派篆刻家丁輔之、王福庵、吳隱、葉為銘等發起創建西泠印社,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學,兼及書畫”為宗旨。如今西泠印社擁有社員四百多人,成都社員僅有郭強、汪黎特、陳明德、王道義、曾杲五人。陳秀平與五人都是多年好友,時有交流切磋,店中也藏有五人的作品,他太清楚篆刻家的不易,篆刻家除必須鉆研精通書畫、篆書、古文,還得有個人的藝術修養與藝術張力。當篆刻家的高品質與個性化融合,激發出獨有的藝術魅力,呈現于印石的篆刻中就會時而拙樸,時而婉約,時而豪放,時而清秀,時而厚重,方能體現印章之美。在中國畫中,詩書畫印缺一不可,而印章,是最能在中國畫里呈現出凝練、符號與特點的魅力所在。

              如今,世界經濟形勢變幻莫測,但癡迷印石的陳秀平看到喜歡的石頭還是要拿下,他在各種精美的印石里會讀到故事。他溫和又執著地說:“我就是喜歡石頭啊,我喜歡我才做了這個行業。如果只是為了賺錢,那我早就轉行了。不喜歡石頭的話,一天到晚坐在店里是坐不住的。你看我,沒事的時候喝喝茶,和朋友聊聊天,拿幾塊石頭把玩,心情也愉快。我每天坐在石頭之中,心情是愉悅的,是飽滿的,是歡喜的。我這一輩子就是跟石頭打交道,我除了石頭其他東西都不懂。石頭對我來說,就是生命啊。”

              (楊蜀連)

      Title 国自产视频在线观看,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