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cawhe"><video id="cawhe"></video></ins>
    <output id="cawhe"><track id="cawhe"></track></output>

      <tr id="cawhe"></tr>
    1. <ins id="cawhe"><video id="cawhe"><var id="cawhe"></var></video></ins>
      <output id="cawhe"><nobr id="cawhe"></nobr></output>
    2. 四川經濟網>文化>瀏覽報道

      高適入蜀,天下人人皆識君

      2020-09-18 11:35:04  信息來源:互聯網  編輯:劉佩佩 審核:黎琦

      高適入蜀,天下人人皆識君

      文/許永強



              

              747年,宰相房琯被貶為宜春太守,其門客董大(董庭蘭,唐開元、天寶時期的著名琴師)為尋生路來到了河南睢陽(故址在今河南省商丘南)。這年冬天,睢陽大雪紛飛,北風狂吹,遙空斷雁,出沒寒云。接連兩次求仕不第的高適與董大久別重逢。兩個處在困頓不達境遇之中的人,經過短暫的聚會后,又各奔他方。高適發出了深沉的感慨,寫下了《別董大》(二首)。其中“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一掃纏綿憂怨的老調,雄壯豪邁,于慰藉中充滿信心和力量,既是激勵朋友也是勉勵自己抖擻精神去奮斗、去拼搏。

              兩年后的749年盛夏,45歲的高適赴長安應試中第。安史之亂后,他被提升得很快,由八品的右拾遺提升到從六品的侍御史、正五品的諫議大夫和從三品的御史大夫、廣陵大都督府長史、淮南節度使,成為當時地位最顯赫的詩人。“有唐以來,詩人之達者,唯適而已。”

              這一切成就離不開高適在四川的經歷。


      FZ1004548296_A251912.jpg

      浣花溪吹臺相會雕像,唐代詩人李白、杜甫、高適三人在吹臺相會,賦詩飲酒,懷古論今。      


              

              隨玄宗入蜀  長策遠圖

              高適(704-765),字達夫,渤海郡蓨(今河北景縣)人。唐朝邊塞詩人的杰出代表,與岑參并稱“高岑”。

              752年,高適到河西涼州(今甘肅省武威市)進入西北節度使哥舒翰的幕府做掌書記,對邊塞生活有最為切身的體驗。他的名作《燕歌行》氣勢沉雄,音調流暢。“山川蕭條極邊土,胡騎憑陵雜風雨”“邊庭飄飖那可度,絕域蒼茫更何有”的渲染,直至“君不見沙場征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的浩嘆,不由得讓人感受到戰爭的慘烈以及對英雄的思念。他的《塞上聞笛》又是一番壯美明凈的氣質,令人平添一種審美意趣:“雪凈胡天牧馬還,月明羌笛戍樓間。借問梅花何處落,風吹一夜滿關山。”

              然而,此時唐朝的均田制和府兵制被破壞,社會和統治階級內部矛盾不斷加劇,節度使日益強大,與中央政權矛盾日深。755年12月16日,安祿山與史思明發動了安史之亂。年過五旬的高適跟著哥舒翰到潼關防備。756年6月,安祿山的軍隊進攻潼關,兵鋒直指京師長安,唐玄宗拋下百官逃往蜀地。潼關失守后,高適自駱谷西馳,在河池郡(今陜西鳳縣東北鳳州鎮)謁見唐玄宗,成為他一生功名的重大轉機。唐玄宗對高適陳述潼關敗亡之勢的陳詞很贊賞,升他作了侍御史。10月,高適隨唐玄宗來成都后,又被升為諫議大夫。

               這是高適第一次入川,在不到半年的時間里,高適就向唐玄宗提出了“長策遠圖”的策略,最重要的就是反對被征回朝中任宰相的房琯的“諸王分鎮”主張。當時唐玄宗根據房琯的建議,令太子李亨負責收復黃河流域;永王李磷負責經營長江流域,以便在北方收復無望時能偏安江南。這本身就是對收復黃河流域喪失信心的表現,而且容易造成皇子間的紛爭。因此,高適“切諫不可”。但唐玄宗沒有聽從高適的“切諫”。歷史也證實了高適并非過慮,安史之亂的戰火還在熊熊燃燒,兄弟間的殘殺就開始了。

               高適的“切諫”雖未被玄宗采納,但他很快看清形勢,選擇投效遠在西北的新君唐肅宗李亨。唐肅宗聽說高適原來就反對“諸王分鎮”,就“召而謀之。(高) 適因陳江東利害,永王必敗”。高適的分析得到了唐肅宗的賞識,高適被提升為御史大夫、廣陵大都督府長史、淮南節度史。

               僅僅半年的時間,高適從一個默默無聞的下級小官,搖身一變成了一位重要節度使的大員,但他卻經歷了人生中最為艱難的一段時間。

               受命淮南節度使后,高適負責討伐永王李璘。作戰中高適親手擒獲一直敬重的好友李白。而此時,他的家鄉睢陽正受到最驚心動魄的圍城血戰。高適在淮南,距離睢陽很近,卻因討伐永王李璘而無法救援。等高適結束淮南的戰事趕回睢陽時,不僅目睹家鄉劫難,更經歷另一個重要邊塞詩好友王昌齡的死。


              

              “蜀中亂”再入蜀   功成名就

               高適第二次入蜀是759年。這年“蜀中亂”,朝廷以高適為彭州刺史。高適在赴川前,曾到長安朝見肅宗:“遂除彭門守,因得朝至尊。”(《酬裴員外以詩代簡》)在入蜀途中有《赴彭州山行之作》:“峭壁連崆峒,攢峰疊翠微。鳥聲堪駐馬,林色可忘機。怪石時侵徑,輕蘿乍拂衣。路長愁作客,年老更思歸。且悅巖巒勝,寧嗟意緒違。山行應未盡,誰與玩芳菲。”從這首詩來看,高適在入蜀途中,為峭壁、攢峰、鳥聲、林色、怪石、輕蘿等所陶醉,又有一種淡淡的哀愁,所謂“路長愁作客,年老更思歸”。

              “蜀中亂”的詳情,史無明文。但他在入蜀途中曾被亂軍劫奪:“彭門劍門蜀山里,昨逢軍人劫奪我。”(《同河南李少尹畢員外宅夜飲時洛陽告捷遂作春酒歌》)可見當時有軍人作亂。入蜀不久,又有“鄧、簡、嘉、眉、瀘、戎等州蠻反”,可見各族人民的反抗,也是“蜀中亂”的內容之一。

              高適這次在四川的時間較長,從759年5月入蜀到760年秋任彭州刺史(治所在今成都彭州市);從760年秋到763年2月,改任蜀州刺史(治所在今成都崇州市);從763年2月至764年3月任成都尹、劍南西川節度使(治所在今成都市)。前后5年期間,曾平息兩次蜀亂,特別是第二次叛亂,是有功的。

              第一次是因761年4月梓州刺史兼東川節度副使段子璋的叛亂。時為蜀州刺史的高適同西川牙將花驚定隨成都尹、西川節度使崔光遠攻克了綿州,斬了段子璋,平定了這次叛亂。 

              第二次是高適作為主帥,平定762年7月成都少尹徐知道的叛亂。高適也因此立功。當時,玄宗、肅宗相繼去世,代宗新立,成都尹、劍南節度使嚴武被召還朝,任京兆尹,負責修二帝陵墓。徐知道把嚴武的官銜統統加在自己頭上,自稱成都尹、御史中丞、劍南節度使;并派兵北斷劍閣,阻止朝廷派兵入川;西誘吐蕃,共同叛亂。高適利用蕃漢兵內部的重重矛盾,很快就擊敗了徐知道,徐知道也被其部將李忠厚所殺。由于高適平定徐知道叛亂有功,朝廷即以高適接替嚴武,任成都尹、劍南節度使。

               在彭州、蜀州、成都三任內,高適為我們留下了一篇《請罷東川節度使疏》,“望罷東川節度,以一劍南(即改劍南為一道,設一節度)”“西山不急之城,精以減削”。這也是他“罷東川節度使”“政存寬簡”的主張,減輕四川人民負擔的主張。他的建議不久就被朝廷采納了。761年12月即合劍南東西兩川為一道,以嚴武為成都尹、劍南節度使。

              但對于第二次入蜀任職,高適是不感興趣的。他在《赴彭州山行之作》中就說過:“路長愁作客,年老更思歸。”在玄、肅二宗去世,代宗繼位后不久,他又請求入奏:“二陵攀號,臣未修壤奠;萬方有主,臣未睹天顏。犬馬之誠,不勝懇款。候士卒稍練,蕃夷漸寧,特望圣恩,許臣入奏。”在被命擔任成都尹、 劍南節度使時,他又要求朝廷更任他人,“許臣暮年,歸侍丹闕。”762年12月,“吐蕃陷隴右,漸逼京畿。”高適率兵抵御,雖然“師出無功”,并失陷松、維、保三城,但對牽制吐蕃對京城的進攻起了重要作用,朝廷并未認其有過。764年正月,朝廷以嚴武代高適為成都尹、劍南節度使;3月,高適被命還京,任刑部侍郎、轉散騎常侍、加銀青光祿大夫,進封渤海縣侯,食邑七百戶。還京不到一年,765年正月,高適就去世了。

              高適為蜀中局勢的穩定作出的貢獻還是很重要的,他的好友杜甫這樣評價道:“總戎楚蜀應全未,方駕曹劉不啻過。”意思是高適曾為淮南、西川兩地節度使,卻并未才盡其用;“方駕曹劉不啻過”,則是指高適的詩歌成就可與曹植、劉楨比肩。這樣的高適足可稱文武雙全了。

       

              居蜀五年  祿米詩圣杜甫

              高適是759年5月入蜀的,同年12月杜甫也入蜀了。764年3月高適離開成都返京,杜甫于765年夏離成都赴奉節。因此,高適在彭州、蜀州、成都任職的幾年,大體也是杜甫流寓成都、梓州的時期。高適與杜甫從742年起就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憶與高(適)李(白)輩,論交入酒壚。” (杜甫《遣懷》) 高適之前經歷李白、王昌齡兩位朋友的變故,對杜甫這一舊交顯得異常關切,他比杜甫年長八歲,通過嚴武安排杜甫的住處,就是有名的浣花溪杜甫草堂。

              杜甫一到成都,高適首先寄詩存問。他在《贈杜二拾遺》中寫道:“傳道招提客,詩書自討論。佛香時入院,僧飯屢過門。聽法還應難,尋經剩欲翻。草玄今已畢,此后更何言。”因杜甫初到成都時寓居浣花溪寺,所以高適稱他為“招提客”;而且全詩幾乎都用與佛寺有關的事,如“佛香”“僧飯”“聽法”“尋經”等,來描寫杜甫在寺中的生活。“草玄”本指西漢文學家揚雄著《玄言》(成都揚雄宅又名草玄堂),這里借以問杜甫草玄之外,更有什么著作?實際上是向杜甫索詩。杜甫在答詩中說: “草玄吾豈敢,賦或似相如。”意思是說,他不敢像揚雄那樣模擬經書,但像司馬相如那樣創作點詩賦倒是可以的。


      FZ1004548296_A251913.jpg

      高適曾到草堂訪問杜甫,對杜甫在成都的生活多有資助(資料圖,作者提供)


              這以后,他們經常有詩歌唱酬。761年正月初七,高適任蜀州刺史時,就曾題詩《人日寄杜二拾遺》: “人日題詩寄案堂,遙憐故人思故鄉。柳條弄色不忍見,梅花滿枝堪斷腸。身在南蕃無所預,心懷百憂復千慮。今年人日空相憶,明年此日知何處。一臥東山三十春,豈知書劍老風塵。龍鐘還恭二千石,愧爾東西南北人。”開頭兩句點題。中間四句寫“思故鄉”:“柳條弄色” “梅花滿枝”,是人日眼前景色。面對這樣的美景反而“不忍見” “堪斷腸”,就因為“身在南蕃”,遙念故鄉。而故鄉正遭安史之亂,自己又不能有所作為,故“心懷百憂復千慮”。末六句寫“憐故人”: 首先憐杜甫漂泊無定;其次以謝安比杜甫(謝 安高臥東山),憐他懷才不遇;最后以自己同杜甫相比,自己雖然潦倒,但還勉強為一州刺史,比起南北漂泊的杜甫來,自己深感慚愧。這首詩表現高適對杜甫的深切同情,難怪杜甫在去世前不久重新翻閱到高適這篇詩作,大動感情,淚灑行間。

              除詩歌唱酬外,高適和杜甫還不時相互往訪。杜甫曾去蜀州訪問高適,《奉簡高三十五使君》曾談及此事:“當代論才子,如公復幾人?驊騮開道路,鷹隼出風塵。行色秋將晚,交情老更親。天涯喜相見,披豁對吾真。”前四句稱頌高適之才有如驊騮開道、鷹隼騰空,是當代屈指可數的“才子”。后四句即寫他們的相見之情,杜甫對能在遙遠的四川同老友相見深感高興,認為可敞開胸懷,盡吐真情。高適也曾到成都草堂訪問過杜甫,杜甫寫有 《王十七侍御掄許攜酒至草堂,奉寄此詩便請邀高三十五使君同到》和《王竟攜酒,高亦同過》等詩。后一首寫道:“臥病荒郊遠,通行小徑難。故人能領客,攜酒重相看。自愧無鮭菜,空煩御馬鞍。移樽勸山簡,頭白恐風寒。”山簡,西晉時期名士,竹林七賢山濤之子。這里借指高適。高適的年齡大于杜甫,時已年近六旬。杜甫向老朋友說,自己沒有好菜招待客人,枉自麻煩他乘馬遠訪,只好勸高適多多喝酒。因為他頭發已花白稀疏,而酒可御風寒。這完全是老朋友之間開玩笑的話。

              杜甫初到成都,很大程度上是靠朋友的資助為生。“故人供祿米,鄰舍與園蔬。”(《酬高使君相贈》)高適顯然就是向杜甫“供祿米”的故人之一。杜甫在生活困難時也曾直接向老友高適呼救。他在《因崔五侍御寄高彭州一絕》中寫道: “百年已過半,秋至轉饑寒。為問彭州牧,何時救急難?”杜甫這樣直率地向高適呼救,也證明他們的關系非同一般。


      FZ1004548296_A251910.jpg

      作者許永強


              【作者簡介】

              許永強,中國散文學會會員,四川作家協會會員,成都市溫江區區作家協會副主席。《成都日報》“自古詩人例入蜀”專欄和《新華社每日電訊》“草地”周刊專欄作者。


      Title 国自产视频在线观看,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