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cawhe"><video id="cawhe"></video></ins>
    <output id="cawhe"><track id="cawhe"></track></output>

      <tr id="cawhe"></tr>
    1. <ins id="cawhe"><video id="cawhe"><var id="cawhe"></var></video></ins>
      <output id="cawhe"><nobr id="cawhe"></nobr></output>
    2. 四川經濟網>文化>瀏覽報道

      從丹棱大雅堂到中華文脈

      2020-09-28 18:02:42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李占莊 審核:sced_02

      從丹棱大雅堂到中華文脈

      文/李云

       

              日子像軍人一樣列隊走來,昨天今天明天,重復往返,來了,又去;去了,又來。所有的日子組成了我們的生活。而生活是由一堆細碎瑣屑組成的,即使把偉大掰開來看,也是瑣瑣碎碎的。逃離凡庸瑣碎,從成都平原東邊的龍泉驛向川西南方向的丹棱縣逶迤而來,我的心是愉悅的。

              2018年10月20日這一天,四川幾十位散文家在丹棱采風,參觀當地政府打造的脫貧攻堅工程——梅湖灣和幸福古村。我們舉著酒店提供的透明雨傘,在濛濛絲雨中,緩步而行,路邊柑橘樹果實累累,壓彎了枝椏,枝椏被支撐起來,黃綠果實更加顯眼,趨近細看,一棵樹密密麻麻全是果實。這景象有點假,但的確是真的。

              來到一處觀景臺,一灣湖水和無數小山丘,農房散在其中,目力所及是一個融入山水懷抱的美麗村莊。解說員和縣干部在介紹村民種植春枧、不知火、夏橙、脆紅李等的技術和年收入,家家戶戶都已脫貧,過上了小康日子。原來村莊里大片大片的果樹不是柑橘啊,不論是什么,果實累累總是喜人!農民能過上好日子總是喜人!

              當然,我們所說的脫貧,跟致富是有一段不小距離的。據聯合國對貧困的定義:除了指人們的物質金錢因素,還有壽命、讀寫能力、參與權等因素,所以我們要走的路還漫長,我們所說的脫貧,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攻克貧困是一個持續不斷的全民行動。令人驚訝的是聯合國把“讀寫能力”列入貧困因素之一。

              我的思緒漂移到了大雅堂。是的,頭一天我們登臨了丹棱大雅堂。古之大雅堂誕生在公元1100年,系宋代丹棱名士楊素為實現黃庭堅弘揚杜甫詩歌的心愿而建。當時堂內珍藏宋代著名書法家、詩人黃庭堅手書杜甫兩川夔峽詩詩碑300余方,后大雅堂毀于明末兵燹,可惜堂內所藏碑已不復存在。2014年1月25日丹棱縣重建大雅堂并開園。

              我們登的是新大雅堂,融入了時尚、現代元素。登堂入室,在人群中我看見杜甫、黃庭堅和楊素三人。所有的人舉著手機在忙著拍照和自拍,他們仨被遮住了,但我相信他們是遮不住的,果然在一瞬間我拍到他們仨站著交談的身影。三人同框,歷史回溯到了唐宋。


      丹棱大雅堂三杰:杜甫、黃庭堅、楊素.jpg

      丹棱大雅堂三杰:杜甫、黃庭堅、楊素


              唐朝的杜甫去世275年后,宋朝的黃庭堅才出世,而楊素的生卒年不詳,但他與黃庭堅是同代人是確定的。他們仨跨越時空的聚合,成就了大雅堂,使中華文脈以石頭雕刻、屋宇庇護的方式固化傳承。

              杜甫是老熟人了,初中時閱讀背誦他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賣炭翁》和三吏三別時,那一粒粒的字詞像石子兒砸入我的眼,我的眼疼得慢慢滲出了水,水越積越多,有的滾落而出,有的流往心田,我的眼睛和心靈終日泡在潭水中一樣,淚多得不合時宜。老師提問抽我回答,我竟至哽咽不能語。杜甫所描寫的一個個詩的意象活生生地在眼前流動,像一幅幅動畫,浮現在我的心海里。

              杜甫的悲憫情懷,憂國憂民、為民間疾苦鼓與呼的仁愛、忠君的愛國之心,觸動了我內心最柔軟的地方。李敬澤先生說:杜甫體現蒼生正義,維護文明秩序。在民族磨難中,杜甫始終與我們在一起,他是和我們共患難的詩人。1400年來,每逢磨難,都會想起杜甫,從他的詩歌中獲得力量、慰藉。

              是的,杜甫的詩是唐詩中的珠穆朗瑪峰,是標桿,是最直接傳承、弘揚大雅精神的。他得到宋朝蘇軾黃庭堅楊素等人的推崇,以至于黃庭堅要書刻他的300首詩,勒石為碑,楊素要建華宇以庇之。黃庭堅也是老熟人,我愛他的書法。楊素是新面孔,我第一次結識他。他們仨合力構建了史詩般的鴻篇巨制——大雅堂。

              雅者,正也。讓人肅然起敬。


      大雅堂之一一雅者,正也.jpg

      大雅堂之——雅者,正也


              館內李燾寫史時采用的分類法,也歷歷再現。據史載,李燾在搜集材料時,“作木廚十枚,每廚作抽屜匣二十枚,每屜以甲子志之。凡本年之事,有所聞,必歸此匣,分月日先后次第之,井然有條”。李燾,丹棱人,南宋官員,著名歷史學家,曾在丹棱龍鵠山巽巖書屋歷40年《續資治通鑒長編》。他一生著述弘富,《續資治通鑒長編》是他的代表作,今存520卷,還有《巽巖文集》、《四朝通史》50卷、《唐宰相譜》1卷、《說文解字五音韻譜》10卷等等,清代皆編入《四庫全書》。巽巖書屋清代時更名為“巽崖書院”,為蜀中三大書院之一。

              我們的古人真是風雅可愛,鑿巖洞為書屋,該是今天文藝家們開設工作室的鼻祖了。

              在去丹棱的路上,文友玲說,我們曾學過的《為學》,其作者就是丹棱人彭端淑。丹棱有個大雅堂,成語“難登大雅之堂”就典出于此。我驚訝而震動,為自己的孤陋寡聞,且為自己輕易就登入了大雅之堂感到羞愧。在手機上重學《為學》,發現成語“蜀鄙之僧”出自《為學》一文。此地斯人竟創造了兩個成語。

              據學者考證,有宋一代,丹棱登科進士不低于42人,家族及其登科進士人數分別是:楊氏7人、劉氏2人、李氏4人、史氏6人、程氏4人、唐氏3人。其中三世進士有李氏、唐氏兩家;兄弟三進士有程氏一家。因此丹棱享有“才子之鄉”的美名,也有“前七子,后三彭”的美稱。“前七李”是指李燾和六個兒子,他們先后考中進士,并在朝廷為官;“后三彭”是指彭氏三父子“以文學知名,蜀從比之三蘇”。

              中華民族的文脈是以家族、家庭為載體建立、傳承的,這一點,無需更多證明。唐宋時期,丹棱屬于眉州。一個個如雷貫耳的人物竟然都是丹棱這塊土地孕育滋養的。丹棱不僅景勝,實乃人文,是今天全國縣治中真正藏龍臥虎、文脈昌盛之地。丹棱出了這么多文人大儒,大雅堂建在這么小的地方是黃庭堅、楊素精心考量擇定的。丹棱地少人稀,顯得很小,其實在中華文脈上,丹棱很大。

              我新結識的楊素其人,黃庭堅在《大雅堂記》中開篇即告:“丹棱楊素翁,英偉人也,其在州閭鄉黨有俠氣,不少假借人,然以禮儀,不以財力稱長雄也。聞余欲盡書杜子美兩川夔峽諸詩,刻石藏蜀中好文喜事之家,素翁粲然向余請從事焉,又欲作高屋廣楹庥此石,因請名焉。余名之曰:大雅堂。”由此可知楊素不僅有財,還有才、有情,更有義。財和才、情和義集于一身,他自告奮勇,成全了黃庭堅書刻杜甫巴蜀詩以傳承中國大雅文化真精神的心愿。兩人約定:黃氏書詩,楊氏刻石造屋,在丹棱建中國大雅堂。

              楊素這個丹棱人的所作所為,讓我想到另一人:宜賓李莊的羅南陔。李莊士紳羅南陔“家有半條街”,是李莊的首富,同時也是飽學之士。那年那月,日寇侵犯,山河破碎,國難當頭,李莊士紳羅南垓、張官周諸人,得知神州淪陷之后,大批學子士人無處安身,經過與鎮上的賢達之士多次商議,決定全部接收當時的國立同濟大學、金陵大學、文科研究所等十余家高等學府、科研機構的遷駐。羅南陔代表李莊邀請同濟大學前來的電報文稿是這16字:“同大遷川,李莊歡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給。”

              李莊,這座地圖上找不到的偏僻小鎮,在抗戰時期,大師云集,俊彥摩肩,傳道解惑,潛心科藝,知名專家學者李濟、傅斯年、陶孟和、吳定良、梁思成、林徽因、童弟周等人,在李莊生活、工作達6年。6年間,這個四川小鎮為學者們安置了一張張平靜的書桌,給戰時的中國人文科學的生存發展提供了養分,成為與重慶、成都、昆明等三大文化重鎮比肩的文化學術中心,更成為當時中國具有國際影響的學術重鎮。當時國際郵件只要注明“中國李莊”就不會丟失。

              李莊使古老而燦爛的中華文化得以承繼和蘊育,還繁衍和催生了新的文化。李莊之于中華文化的承傳與發展,功在當代,利垂千秋,可同山河并壽,直與日月爭輝。

              這兩個人,一前一后,大約相差1000歲,卻干了相同的事。他們都有才和財,而且還有文化情懷和俠義之氣。才、財、情懷、俠義,這幾者必須同時統一在一個人身上,但凡有一樣缺失,都不能成其事。多么難得!多么寶貴!他們像母雞孵小雞似的,小心翼翼,又大義凜然,護佑中華文脈。他們是中華文脈的建構者、中華文化的傳承人和保護神,是重要關頭和轉折期的關鍵一環。

              中華文脈縱貫上下五千年而不中斷,因為有他們。我眼前浮現一條浩浩湯湯奔騰不息的長河,有人在源頭開鑿,有人在兩岸拉纖,有人在疏通維修,有人在架橋開路,一派繁忙景象。那些遠去的模糊的身影中,有他們。

              從梅湖灣退出,我們乘車到了另一個村——幸福古村。幸福古村也是丹棱縣打造的脫貧攻堅樣板工程。我們走在彩色生態透水水泥鋪就的村道上,猶如秀紅地毯。雨霧籠罩著村莊,各種樹,更多的是果樹簇擁著農家,果樹也是果實累累地喜人。曾經這里很窮,電影《被愛情遺忘的角落》在此拍攝。大家聚在一起重溫了這部快被遺忘的電影,感慨萬千。那年那月,男女主角身體饑餓,愛情更饑餓。物質和精神的雙重貧困,使人不可活,女主投堰自盡了。那樣不堪的日子是暫時的,已一去不復返。中華民族正在朝著夢想的目標和方向日夜兼程。

              我的思緒從電影穿越回到丹棱,在遠去的模糊的身影中,我看到一家祖孫三代人,他們是彭萬昆、彭珣和彭端淑。

              那年那月,彭萬昆因戰績軍功被任命為四川都督僉事(相當于副都督或都督助理,官階為正二品)。他輾轉反側,夜不能寐,需要做出艱難抉擇:要官爵,還是要孩子?官位重要,孩子更重要。他想一路當官,可官位再高,如果耽誤了孩子,那彭家將后繼無人;要孩子,必須舍棄仕途。三思而后行,彭萬昆拒絕了任命,他要回家去教育培養孩子。只有子女有了出息,彭家才會持久昌盛下去。因為他和夫人生養了9個兒子。把9個兒子都教育好,培養成才,對彭萬昆來說,不比做官輕松。

              經過幾十年如一日艱苦卓絕的培養,他的9個兒子有的考中了舉人,有的出任知縣,9個兒子和一個女婿都進入了翰林,有了功名。可見“九子十翰林”指的十個翰林學士都出在彭家。其中,最出色的兒子是彭珣。

              彭珣,康熙時的貢生。他對做官沒甚興趣。他喜歡做學問,最愛研究易學,而且研究得很深。彭珣有彭端洪、彭端淑、彭肇洙、彭遵泗、彭端洋、彭大澤、彭端徵7個兒子。彭珣以父親為楷模,放棄仕途,回家致力于培養和教育7個兒子。他的收獲遠遠大于父親,因為他的3個兒子彭端淑、彭肇洙、彭遵泗都考中了進士,并做了大官,文學成就也很大。其中以彭端淑為代表。


      丹棱人彭端淑著《為學》名篇傳世.jpg

      丹棱人彭端淑著《為學》名篇傳世


              彭端淑,前面已提及,《為學》的作者。他于雍正4年考中舉人,雍正11年又考中進士,進入仕途為官。乾隆26年他辭官歸蜀,隱于成都白鶴堂,入錦江書院(今成都石室中學),走上了課士育賢的道路。在執教錦江書院期間,彭端淑培養了眾多人才。“清代四川三才子”之一、戲曲理論家、詩人李調元,以及張翯、鐘文韞等,都是他的學生。彭端淑把生命的最后20年心血全部奉獻給了教育事業。

              清朝時,彭端淑、彭肇洙、彭遵泗三兄弟考中文進士,族人彭端笏、彭大力、彭承緒考中武進士,“彭氏一門六進士,文韜武略震京師”。此外,彭氏家族還出了文舉人8個,其中包括一個解元,武舉人13個,貢士22個。因學入仕者,因文治武功和治國有顯著貢獻而受封、贈、謚者,難以準確計數。一個家族文昌武盛到這種程度,正是十數代族人堅持接力教育培養子孫的結果。

              那年那月,沒有計劃生育,孩子多,家設私塾,父母親自教育子女;現在有公辦民辦學校,家庭孩子很少,不設私塾了。時過境遷。但父母重視教育,把子女的學業放在第一位,比多賣幾斤水果蔬菜重要啊。

              從幸福古村出來,在村口停車場有村民售賣南瓜、山藥、紅苕、橘子。我想買,卻沒有帶現金,有一位中年婦女說她可以接受手機掃碼支付。我想她是當今社會時尚潮流的擁躉者吧?我很想跟她聊聊,你的孩子呢?你的孩子在讀書嗎?學業可好? 


      李云.jpg

      作者李云


              【作者簡介】

              李云,女,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已發表文學作品200余萬字,出版個人作品集《寬愛》《桃花正紅》《心中有花》等5部,作品多次獲得國家級、省部級文學獎。2019年為中國作協定點項目簽約作家。現供職于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委宣傳部文聯。

       


      Title 国自产视频在线观看,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